北京旅游景點聯盟

寧可此生無余樂(唐余樂 林寧)

樓主:虎牙熱門小說影視資源分享 時間:2021-04-18 06:08:28

林寧說:我就是這里的鴨子,說得好聽點,就是這里的少爺,如果現實點兒說,就是個賣肉的。不知道我這樣說,你能不能聽懂?我當時心里憋得難受,所以腦子一熱就跟林寧說,“這個月你跟我吧,我給你兩萬。”生活總要比電視劇多一些悲情和現實,少一些浪漫和油膩。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 :照顧下兄弟的生意唄 ? ? 我跟林寧是在一個gay吧認識的,確切的說是在gay吧后門認識的。那時候我剛失戀,想著來酒吧緩解一下煩躁的心情。但是一到地方。什么牛鬼蛇神都來勾肩搭背相約*,緩解是沒成,更加煩躁了是真的。從前門出去還要穿過很長的舞池。怕再遇上什么妖魔鬼怪,我選擇了從后門開溜。這大概就是天注定的。我一出門下意識的往右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林寧。他正跟一個有點矮胖的中年男人熱吻,那個矮冬瓜的咸豬蹄在林寧身上上下其手。雖然我也是個gay,但是我一向對自己的要求很嚴格。這個社會不接納你,你也不能自我拋棄。我的想法很簡單,找個心愛的人,過平淡的一輩子。沒有那些個紅本本也沒啥關系。所以我乍一看這倆人在不怎么空蕩的門口旁若無人,心里的反感一下子就上來了。這時候林寧抬頭看了我一眼。亮晶晶的眸子,嘲諷的眼神。鮮紅的嘴唇以及漏出半個肩膀的短袖。雖然我內心很排斥大庭廣眾之下的親熱,但是我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別人歡好的樣子也禮貌不到哪里去。我強裝鎮定的點煙,正準備走。林寧就在我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我震驚的盯著他看,他唇紅齒白的裂開一個大笑臉。舌尖還舔了下上嘴唇。“帥哥,看上我了啊?”話還沒說完,那個矮冬瓜就給了林寧一個響亮的耳光,“真的不愧是*!還吃著碗里的就已經想著鍋里的了?!”林寧挨了一耳光跟挨打的不是他似的,扯了扯自己就快被撕廢掉的T恤笑著說,“您這生氣的點兒就不對啊,今兒在您之前啊,我已經被上過好幾次了,后面還疼呢,您要不要看看啊?但是這也架不住我們這些*們還要討生活啊是不,您看您給的這點錢能干啥呢?當然是送完您,就去迎下一個主兒啊,活著也不容易。這送上門的錢,自然是能抓住就抓住,您說您惱羞成怒個什么勁兒的。”說完還拉過矮冬瓜的手,“您說您至于生氣就自己動手嗎?來讓我看看手打壞了沒有。”我目瞪口呆的聽著林寧這一番論調。矮冬瓜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嘴倒是張了好幾次但是沒說出什么話,最后一跺腳直接轉身走了。但是顯然當時林寧是故意不讓他好過,林寧跟著他走了幾步,然后說,“您回去記得吃點隔斷的藥,今兒好幾個客人都沒戴套兒呢。”我看到矮冬瓜停頓了一下,然后很快上車走了。我當時真的是被震驚了,所以一直傻乎乎的盯著林寧看,但是林寧趕走了矮冬瓜似乎就忘記我了。他擼起T恤狠狠的擦了幾下嘴唇,然后盯著馬路對面好幾分鐘以后,徑直得走進了gay吧。或許他是被這個人騷擾煩了,而我當時剛好路過成了他甩了那個人的工具,本來以為只是萍水相逢的,但是沒過多久我又遇見他了。我第二次見到林寧的時候,他正一個人蹲在街邊的臺階上啃面包。當時我剛從甲方那里開會回來,會上說了太多的話,出門后買了瓶水,喝了一半兒。林寧看到我,也沒跟我說話,順手拿過我的水,就著面包慢慢喝了。吃完面包,他把剩下的水兒全倒在了自己的頭上,站起來扯著笑容說,“嘿,真巧,又見面了。”我當時合作也談成了,雖然不多,但是也有幾十萬,心情還算是不錯。于是跟他打趣說,“看來這一行賺的錢真的不多啊,這才幾天就窮得只能啃面包了?”林寧看著我突然就笑成了花兒,“哈哈哈哈,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是啊,最近特別窮,窮得都揭不開鍋了,怎么著啊,光顧一下兄弟的生意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2章:飽暖思那什么欲 ? ? ? 我看著林寧這幅賤兮兮的樣子,本來不錯的心情更加明媚了,“就你現在跟乞丐似的。還想著招徠生意呢?”林寧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嘿,是嘿。這不前兩天沒交房租被房東趕出來了嘛,誰流落街頭兩天都得成這個樣子。再說了。乞丐能有我好看啊?”我當時就盯著他樂,覺得他說話可真有意思,本來還想說點啥。他突然盯著我說,“本來我以為我就屬于天生麗質難自棄的了,沒想到還能見著你這樣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宮粉黛無顏色的。”我算是聽出來了。他這是夸我呢,但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就不清楚了。畢竟他做的行當和我搞的營生還是有一萬光年的差距呢。我當時沒忍住就笑出來了,“我回眸一笑生不生媚我是不知道。但是我這個禍國殃民的主兒能請你吃頓飯倒是可以肯定的。”林寧掐著下巴往后退了一步,眉頭擰成川字看著我,“完了。我的魅力被這兩天的流浪毀滅了,按道理我這主動勾搭個漢子不應該不成功啊。”說完還煞有介事的扶著額頭做痛心狀。我轉頭看了看四周這人來人往的環境,湊到他耳邊說。“古人有云。飽暖思那什么欲。”我看著林寧的眼神從不屑變成了戲謔,又接著說,“就你這臟兮兮的樣子,我覺得我下不了手,生來就嫌棄臟。”我當時說這話的時候,沒想太多其他的,但是林寧聽了我最后一句話,突然就收起了臉上所有的表情,他非常嚴肅的伸出手說,“林寧,謝謝你的飯。”我也配合的握住了他的手,“唐余樂,先別著急謝,還沒請呢。”那天我被林寧的飯量驚呆了,之前他說他窮,窮得都揭不開鍋了,我以為他掙了錢要么給相好的造了,要么城市放蕩妖孽,回村三好青年,錢全貢獻給家里那貧苦的一畝三分地以及生活都快不能自理的老爹老娘了。但是他的飯量告訴我,可能他就是把自己吃窮了。我帶他去了個美食城,他先點了兩碗牛肉拉面,我以為其中有我一份,但是他客氣的說,“我不知道你喜歡吃啥,你自己點吧。”然后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又買了一份素砂鍋面,一份關東煮,一份麻辣燙,外加一碗綠豆粥。最后東西上齊了我倆找了個人少的位置坐下以后,我已經又開始有點傻了,“這么多,你一個人吃得完啊?你不是餓了兩天了嗎?你突然吃這么多,胃會受不了的。”林寧雙手合十,一臉虔誠的盯著面前的食物,“我以食為天,我的胃以我為天,趕上有人請客,干啥不多吃點。”說完就開始認真的開吃。中途我想跟他聊聊天,但是全部被他無視了。最后我覺得我沒話找話的狀態有點像傻逼,于是我也學著林寧端著虔誠的態度開始認真吃飯。但是我開始虔誠了,林寧開始說話了,并且是一鳴驚人,語不驚人死不休,他說,“飽暖以后的那什么欲你還思不思了?”我當時一口湯險險的就沒噴出來,最后只能腦袋空白,嘴巴傻逼的問,“那是思還是不思啊?”林寧估計是被我這一臉純良的樣子給樂到了,我看他笑得花枝亂顫的,覺得有點丟人。好歹也是二十七歲的人了,一點也不成熟。他端起眼前的綠豆粥一口氣全喝了,抹了把嘴說,“我沒那種病。”我沒那種病?是了,他之前趕走矮冬瓜的時候好像是故意氣他來著,反正我就覺得他是故意氣那個矮冬瓜的,沒有理由。我看著林寧說,“我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3章:干壞事兒 ? ? ? ? ? 林寧聽了我的說的話,只是輕輕的“嗤”了一聲說,“唐余樂。謝謝你的飯,酒足飯飽之后的活動還要繼續嗎?”其實說實話,我也不是什么純良的三好青年。雖然我第一次見林寧是在一個那樣的環境下,但是我并不排斥跟他*。有些人。生來就是能讓你有好感的。就像林寧之于我。我起身收拾了下面前的一片狼藉和錢包,對林寧說,“雖然飯后適當的運動有助于消化。不過現在時間還早,我覺得我們可以去蒸個桑拿或者找個地方泡澡。”林寧雙手一攤,“貧苦破落戶全憑您差遣,您需要一個活兒還挺好的搓澡工嗎?”他說完我就哈哈的笑。“需要需要,需要一個活兒挺好還長得好看的搓澡工和按摩師。”結賬出門的時候。外面下雨了,挺大的。路上沒多少人。帝都的雨,再清涼,里面也是夾雜著沙子的。淋多了洗澡都覺得洗不干凈。但是林寧一看到下雨就沖到外面去了,甚至仰起頭,讓雨水沖刷了挺久時間。我沒跟著他出去瘋。就站在屋檐下看他。“這位瘋狂的少年,你別是想把自己搞毀容了然后擺脫我吧。”林寧站在雨里咧著嘴笑,“沒事兒,臉皮厚,沖不壞的。”林寧膈應人的功力我是見過的,但是他涮起自己來也是毫不嘴軟。不過老在雨里泡著也不是個事兒,夏天感冒了不容易好,我最終還是跑到雨里把林寧拽了回來。到地下車庫取車的時候,林寧繞著我那輛二手的奧迪A6L轉了兩圈,打開車門坐進去以后說了句,“空間挺大,比較適合干壞事兒。”我也跟著他打哈哈,“以前跟男朋友干過不少的壞事兒呢。”林寧滴答著一身的酸雨躺在后面的位置上,“我這么一躺,你就不心疼啊?”我在前面搗騰方向盤,“不怕,我公司的人事小哥之前是洗車出身,這車他包了。”林寧“哦”了一聲就沒說話了,我轉過頭去看的時候他已經睡著了,睡著的時候眉頭是緊鎖的。從車庫出來以后我收到了余光先給我的短信,余光先是我的發小,在我公司做財務總監,說甲方的十萬預付款已經到賬了。我這才想起來,從甲方出來以后,我還沒回公司,再看林寧,睡得很不安穩。最終我把林寧帶回了我自己家里,他挨著沙發就蜷縮起來睡了。我找了一套我自己的衣服,然后給他留了個紙條,說我去公司有點事兒,大概凌晨能回來,讓他醒了自己洗洗就睡,不用等我。我回家的是時候林寧滿臉通紅的坐在沙發上發呆,衣服換了,頭發還有點濕。我放下公文包,習慣性的去摸了摸林寧的額頭,燙得嚇人。我想起身給他拿些退燒的藥,但是林寧一把拽住了我的領帶,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吻了我。我雙手支著沙發的后座,嘴唇還和林寧貼在一起,大睜著雙眼。林寧的眼睛突然彎了彎說,“我們今天的戰線拉得有點長了,我平時都比較喜歡速戰速決。”說完,他放開拽著我的手,往沙發上一靠,舌頭舔了舔他有點干涸的嘴唇。我覺得他當時的神情真的像個妖精,吸人魂魄的那種,然后我就沒把持住我自己。他的體溫高得嚇人,他在我身下的時候,還在微微的顫抖,讓我最震驚的是他已經自己做過了擴張。整個過程都很順利,不像我和男朋友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緊張羞澀加上對人體構造的各種不熟悉,倆人都累夠嗆,最后還是沒做成,搞得十分狼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4章:偶遇前男友 ? ? ? ? 第二天我是在臥室的床上醒來的,身上也很清爽,仿佛昨天干壞事兒的人不是我。林寧已經走了。如果不是客廳散落一地的書還有被打開的KY提醒著我發生了什么,我真的覺得我大概只是做了一場*。我頭昏腦漲走到沙發旁邊剛想坐下,就看到了沙發上的血跡。那瓶已經用的差不多的KY下面壓著一張紙條。是林寧留的。上面寫著:唐余樂,我拿了你500塊錢。就當是你包夜了。感謝你的飯。字寫得很好看,一筆一劃都帶著疏離的味道。有個詞叫字如其人,我覺得很適合林寧。林寧在我的生活中轉了一圈然后就消失了。我也沒有特別的悲春傷秋。我們所有的關系,就是500塊錢的交易,林寧早就劃拉得特別清楚了。而我對他認知也只停留在他長著一張非常好看的臉,他說話非常的逗上。林寧消失的一個月中。我跟我的甲方的合作是越來越穩固了。所有尾款結清的那天,余光先說要去夜總會放縱一下。對于一個有女朋友的非單身漢子,我自然是要跟去監督一下的。我跟著余光先到了“夜上”。在此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帝都還有這么個地方,燈紅酒綠的,跟酒吧相比。多了更多的牛鬼蛇神,聲音更加的聒噪嘈雜,*與被撩都更加的大膽放浪。夜上到底不是gay吧。有不少女人上來跟我搭訕。讓我沒來由的覺得煩躁,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拒絕。我正左右為難的時候,成意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雙手挽住我的胳膊說,“前男友,你怎么會來這種地方?”我跟成意分手也不過兩個多月的時間,他乍一出現,我整個人還是有點發懵的。他一上來就這么親密的姿勢,我更加的手足無措。那些跟我搭訕的姑娘們看到倆男的挽在一起,都心照不宣的走開了,臨走的時候還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其實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的性向,我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個同性戀,但是這并沒有影響他們好好的工作,好好的賺錢。當初跟成意在一起的時候,我是認真地想跟他結婚過一輩子,不過成意后來告訴我說他另外找了一個肯養著他的男人,那個男人比我更能滿足他想要的物質生活。成意這個人說話從來不繞什么彎子,分手的時候沒有說什么不愛了,也沒說五年的感情他舍不得什么的,他就很直接的告訴我,他找到了另一個更適合他的人。所以我下意識的四下看了一下,我和成意還有有點心靈相通的,我這個下意識的動作剛做出來,成意就說,“他呀,去結賬了,一會兒會過來找我。”我只能尷尬的打哈哈,我不是成意,無法做到和他一樣內心毫無波動。成意的男朋友看上去非常的成熟穩重,跟我打招呼的時候也是一句話不離成意,說起成意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滿滿的都是寵溺。他說,“小意總喜歡往這些熱鬧的地方跑,我不跟著又不放心。”成意從他過來以后就很自然的挽住了他,腦袋靠在他的胳膊上,咧著嘴笑,“哼,誰叫你比我大呢,你就得寵著我!”我看著自己的前男友跟他的現男友在我面前打情罵俏,那種感覺真的是酸甜苦辣樣樣都有。林寧就是這時候出現的,他醉醺醺的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還有點沒反應過來。他看到我之后倒是有點酒醒的樣子,不過還是癱在了我的身上,“嘿,唐余樂,你這是嘗過鮮兒又想來點我啊?”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臉,“林寧,你怎么在這兒?”林寧本來還靠著我,聽我這么一問,突然就站直了身子,“這是我工作的地兒啊,誒?……”他揉了揉眼睛,對著成意的男朋友說,“哎呦,秦爺,今天又來找小杰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5章:死要面子活受罪 ? ? ? 林寧說了一句話,包含了一個宇宙的信息量。成意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我,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在吃驚我和林寧*的事兒還是他的現男友又來找什么小杰的事兒。畢竟現在成意和那個成熟穩重的秦先生是一家的。我這個不怎么清的官兒也是難段家務事,所以我拉著林寧就走。林寧被我拖出夜上以后,就對著我傻樂。我盯著他沒說話。主要是不知道說啥,林寧推開我。往墻上一靠。沖我伸伸手說,“有煙嗎?”“沒有。”我爸爸就是抽煙喝酒太頻繁所以得了胃癌去世的,我爸去世以后那段時間。我媽估計是實在熬不過去,不知道跟著誰學會了抽大麻,最后被送進了戒毒所。所以我自己從來不抽煙,這可能就是所謂的童年陰影吧。林寧無所謂的笑笑。“沒有就沒有吧,你應該就屬于祖國的花朵那一類的。”說完自己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點上。“我留了條兒的,你看著了沒?”我點點頭說看見了。林寧吐了一個煙圈出來。“夜上這種地方不像是你這種五好青年能來的地兒啊,怎么的,體驗了一晚上送上門的服務。上癮了?”我看著林寧斜睨著的眼睛,開始重復之前見著他的問題,“你為啥在這里。”林寧夾著煙的手頓了一下。“我不是說了這是我工作的地兒嗎?”我突然不知道我該說些什么了。所以我倆就相顧無言,林寧抽完了一支煙,又跟我第一次見他的那時候一樣,盯著對面的街道看了好幾分鐘,一言不發。過了好久,林寧才開口,“這是我工作的地兒,婉轉的說,我就是這里的鴨子,說得好聽點,就是這里的少爺,如果現實點兒說,就是個賣肉的。不知道我這樣說,你能不能聽懂?”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不同的,你永遠不可能從他表現出來的樣子判斷他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樣子的,所以當林寧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我心里憋得十分難受,但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有些生活是無底洞,拿錢也填不滿的那種,即使你有錢去填,你又有什么身份呢?我當時心里憋得難受,所以腦子一熱就跟林寧說,“這個月你跟我吧,我給你兩萬。”林寧像是看這樣一個玩笑似的看著我,最后點了點頭說,“行啊,唐爺這是要包月啊?其實用不了這么多錢,我300包夜,包月還打折呢,8888多吉利。”林寧說話一向是這樣的,我以前聽他這么說話,覺得他膈應人的時候說話很有意思,但是現在他的這幅嘴皮子用來推銷自己的時候,我心里是五味雜陳。我想帶走林寧還要經過夜上老板的同意,我也沒想到余光先能跟夜上的老板認識。本來他們的員工每天掙的錢他要拿走一半,但是看在余光先的面子上,他只拿了三千。林寧跟我走的時候,他在背后說,“真是奇了怪了,我這里唯一的一只鐵鴨子也下海了嘿。”我跟余光先說了一聲悠著點兒,就拉著林寧離開了夜上那個亂七八糟的地方。林寧跟著我出來的時候問我,“你為什么不問你前男友的事情?”我轉頭看了林寧一眼,“你都說了是前男友,我還問來干什么?”林寧聽了就彎著眼睛笑,也不說話,我習慣性的想拉他的手,他直接抱住了我,嘴唇也貼了過來。我沒有推開他,但是也沒有下一步的動作,林寧伸著舌頭舔了舔我的嘴唇說,“我就喜歡你這種死要面子活受罪還要裝什么無情無義的樣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6章:這位客官你真壞 ? ? ? 說實話,遇到成意這件事情確實讓我有點心情不爽。五年的感情,說沒就沒了。即使想走出來,也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我死要了面子,活受罪的時候成了林寧。我把車停在了夜總會后面比較清靜的地方。然后拽過了林寧,林寧配合的貼了上來。這次沒有上次那么順暢。只是當時我處于一種想發泄的狀態。沒能控制住自己。做到后面,也覺得沒什么阻礙了,結束后。卻看到了我當時以為潤滑的東西是林寧的血。但是林寧吭都沒吭一聲。等到我做完了理智回籠的時候,林寧才斜靠著后座左手支著頭看我,“唐爺真的是一次比一次生猛,我這小胳膊小腿的都快被唐爺折騰斷了。”我當時的臉應該已經了一張鮮艷的國旗。我手忙腳亂的從前座拽了紙過來幫林寧清理,然后小聲的跟林寧說對不起。林寧擺了擺右手。“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呀,只是個賣肉的。誰家賣肉的不得流點血。再說了,唐爺是給了錢的,現在這個身體。就隨您折騰了。一個月后,能讓我完整的回到夜上就行。”我沉默著幫林寧穿好了衣服,把車開到藥店的附近。買了制霉菌素片兒。順帶買了一些小蘇打水。帶林寧回家以后,甲方打來了電話說有新的工作要談,我臨時又得離開,所以我問林寧要他的電話號碼,方便聯系。但是林寧連電話都沒有,他說,“你去吧,我這還生龍活虎的呢,一時半會兒的死不了,別一臉苦大仇深的我以為我這是啥癌晚期了呢。”但是等我回來的時候,林寧已經燒暈了,后面燙得嚇人,傷口也清晰可見,我匆匆忙忙的把他送去了醫院。醫生做了檢查以后,一臉無奈的盯著我看,“你們這些年輕人,是不是不懂得什么叫做節制?這都發炎成什么樣子了!”我低著頭裝孫子,不停的點頭說,醫生您說的對,我不是人,連畜生都不如。醫生給林寧上了藥,回頭罵我,“還畜生呢,人畜生都比你懂得節制。上過藥沒什么大礙了,明天再躺一天就可以出院了。”我點頭哈腰的送走醫生,現在的醫生除了接受能力賊強,脾氣還賊大,我抹著頭上的冷汗,轉身就看到林寧沖我笑。“突然覺得我這夜上頭牌的一世英名就這么毀了,居然還能給人做到醫院里來,唐爺您說是您太猛了還是我太弱了?”我看林寧還能貧嘴,一時間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了,我走過去敲了下林寧的頭,“閉嘴吧你,別喊我唐爺,搞得我像個嫖客一樣。”林寧真的閉嘴了,乖乖的躺在病床上,但是眼睛睜得圓溜溜的,一臉無辜的盯著我,盯得我有點發慌,“好吧,我是,但是能不能請你幫我掩飾著點兒?”林寧拿被子遮了自己的半邊臉,“你知道我為啥要猶抱琵琶半遮面嗎?”“為啥?”“因為你嫖的那個人是我還要讓我幫你打掩護。”“……”我覺得我打嘴炮應該不是林寧的對手,所以我決定岔開話題。我拉了張凳子坐在他的床頭,很隨意的開口說,“少年,來說說,你是怎么知道成意是我前男友的?”林寧用被子完全把自己埋了起來,“我決定抗拒從嚴!”我早就說過我不是什么善茬兒,看林寧打定了主意耍賴不說,我手就搭他腰上去了,“這位被嫖的少年,抗拒我怕是要從這種嚴啊。”林寧看著我一臉嬌羞,“這位客官,你真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7章:第一次見林寧哭 ? ? ? 林寧這句話把我雷得是外焦里嫩,我盯著他好半天都沒緩過勁兒來。本來是我調戲的他,最后被反調戲無言淚兩行的是我。最終我也沒從林寧口中知道他為啥認識成意。其實這時候我也知道自己應該反省了。五年,我好像對成意,一無所知。林寧住了一晚上的院。第二天我去接他的時候,他已經不在病房了。問過護士說。林寧跟一個男的去了醫院天臺。我也直接去了天臺。當時我就一個念頭,這一個月,林寧被我包了。我到天臺的是。就看到一個西裝筆挺,大背頭的男人站在林寧對面,我看著他一臉的優越加嫌棄,而平時牙尖嘴利的林寧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蔫兒得都要耷拉到地上去了。我聽見那男的說,以前我說你是主動出來賣的果然沒說錯。怎么,賣屁股太多賣到肛腸科了?你怎么就這么賤!我看著林寧。他耷拉著腦袋,臉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兩只手一直搓著衣角。沒說話。那男的還在繼續,大致就是說些什么以前我真眼瞎了看中了你,如果當時不是林寧故意*他。他也就不會犯錯啥的。聽到后面我聽不下去了。如果林寧留個指甲的話。估計就能發生小說里那種指甲都刺進肉里的虐心劇情了,但是我只能看到林寧發白的指尖和顫抖的肩膀。我見那男的根本就沒有停止嘴炮的打算,就直接走過去攬住林寧說,“我的寶貝啊,我不是讓你在病房等我來接你嗎?怎么一個人跑天臺上來了。”林寧抬頭看我,臉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是眼睛里卻是亮晶晶的,我想,如果當時我沒出現,他估計能忍住不哭。那是我第一次見林寧哭。那男的估計也是沒想到,自己正在洋洋灑灑進行自以為是的道德演講的時候,還能有個路人甲從天而降。他問,你是誰?我看著他有點想笑,“你帶走了我的男朋友,還問我是誰?”那男的一臉不相信的盯著林寧,又上下打量了一遍我,有點震驚的說,像他這種人怎么會有你這樣的男朋友?這句話就要看聽的人怎么理解,對林寧來說,踩得夠狠,對我來說,抬得夠高。然而我并不需要這種抬高,擺明了的挑撥離間。作為男人,還這么嘰嘰歪歪,讓人生厭。我對他顯然就已經沒什么好的態度了,“我是什么樣的男朋友你管得著嗎?我跟我男朋友一不小心沒控制好度來個醫院還要跟你報備?你以為你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那男的估摸著是沒想到自己會被這么當面懟,一時間面紅耳赤張著嘴不知道要說些啥,最后他指著林寧說,你*人的本事還是一點都沒浪費。林寧自始至終的都沒說話,我拽著他就走,路過那男的的時候,我腦子里冒出一個詞兒:衣冠*。離開天臺以后,林寧突然就活過來了,“唐爺沒看出來你還有這么男人的一面呢?”我沒好氣的拉著他的手,“我男不男人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嗎?”林寧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我被他看得有些發毛,“你干啥?突然覺得我雄性荷爾蒙爆棚啊?想做我的小迷弟你直接說,不要這么盯著我,瘆得慌。”林寧“切”了一聲,然后甩開我的手大步往前走了,我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揶揄他,“前面那位少年你慢點走,你好像掉東西啦!”林寧在前面擺擺手,“掉了就掉了吧,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哇,你掉的東西有小情緒啦!”“這個東西是傻子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8章:新歡舊愛敘敘舊 ? ? ? 我和林寧回家的時候,成意在我家里。林寧的眼神在我和成意兩個人中間打了一個轉兒,“我去看視頻!”說完就墊著腳跑進了書房。成意看了一眼跑過去的林寧說。“唐余樂,你這找新歡的速度可真夠快的。”我放下手里的包,去冰箱拿了兩瓶礦泉水。遞給成意一瓶,“喝嗎?”成意擺擺手。我把礦泉水放茶幾上。坐到了成意的對面,“我們分手該有倆月了吧?平時我給你打電話你都不接,今天專門來找我。不會只是來看看我的新歡吧?”成意瞅著我突然就笑了,“有句話不是說得好嘛,分手以后不能做朋友。你說我要再接你電話,我現男友豈不是頭頂青青草原了?”我摸了摸頭頂。看著成意,“你看我頭頂綠不綠?”成意抓起茶幾上的礦泉水就砸我身上了。“貧吧你就,你還沒來得及綠。他跟我告完白,我就跟你提分手了。”這應該算暴擊。五年抵不過一個告白。我覺得我沒有內傷發作,是因為我修行千年。道行深厚。我捂著胸口裝暈倒,成意說,“我是來找你新歡的。我就知道你得把他帶家里來。”林寧認識成意。知道我是成意的前男友,但是卻不告訴我為什么。我瞅了瞅書房,問成意,“你認識林寧?”成意坐正了身子看我,笑意不達眼底,“夜上那一片兒你去打聽打聽,有幾個人不認識林寧這個大頭牌。”得,算我白問。林寧在夜上這事兒我八百年前就知道,也不需要去打聽了。打聽出來的東西,里面有百分之幾的含金量?不過我也是有點納悶,“既然你是來找林寧的,剛才為什么不直接找他?”成意撇了撇嘴,“心理建設沒做好,我總不能直接問他,那個小杰是誰吧?”我也坐正了,順便清了清嗓子,“夜上那一片兒你去打聽打聽,不就有那么幾個人認識這個小杰了么?”成意瞪了我一眼,“我要是一打聽,那老秦不就知道了么。”我有點無奈,“感情你這是偷偷摸摸的打聽呢,再說了,讓他知道又怎么了,你是他男朋友,有權過問這事兒吧?”成意搖搖頭說你不懂。我看著成意突然失落下去的臉,問他,“那要不要我給你把林寧叫出來,新歡舊愛一起敘敘啊?”成意突然起身說,“算了吧,我不想打聽了。”我剛想問為什么,林寧已經站在書房門口了,“小杰是秦正第一個男朋友,他是為了秦正才來的帝都。”我看著成意的臉刷一下就白了,我給林寧使眼色讓他不要說了,但是林寧卻沒停下。“他們是在群里認識的,小杰當時是大二的學生,秦正說自己事業在北京脫不開身,如果小杰來他可以照顧小杰,幫他找工作。不過,秦正當時沒說自己有老婆有孩子,還沒離婚。”林寧說著就盯著成意笑,“小杰真的來了北京,跟秦正*了。后來小杰被秦正的老婆在他住的小區里打了個半死,這事兒還上新聞了,你可以去查查看。”我當時看著成意越來越白的臉色,走過去拽了一把林寧,“夠了。”林寧斜著眼睛看了我一眼,繼續說,“再后來,小杰自殺了,留了封遺書,跟家里出了柜。”我聽著林寧語氣平靜的說這些,就感覺像是個瞎編出來的故事,再看成意,他已經開始打哆嗦了。林寧看著手搭在門把手上不挺顫抖的成意,“膽兒小就不要瞎打聽,你知道你天天和秦正去的那個小包間就是小杰自殺的地兒嗎?”林寧說完這句話,成意已經徹底的崩潰了。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反應,林寧白了我一眼,嘟囔了一聲“慫包”轉身就進了書房,把門摔得砰砰響。我就是普通的小老板姓,充其量因為失戀工作不順利心情不好,但是因為愛恨情仇牽扯到身家性命,我也是頭一遭近距離的接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9章:坐懷不亂柳下惠 ? ? ? 成意哆哆嗦嗦出門的時候,我有點不太放心,于是跟著出去送他。成意在門口站了好久。突然就抱著我嚎啕大哭,邊哭邊說,“唐余樂。我真的喜歡他,我那么喜歡他。我該怎么辦?”我聽著鼻頭有些發酸。怎么辦?我特么一個被你甩了的人,我心里也很苦的好嗎?成意哭了我一肩膀的眼淚鼻涕,我一邊給他當手絹。一邊打開滴滴叫車,感情這事兒,除非自己想通,不然誰能幫得了你呢。車很快就到了。我囑咐司機把成意帶到地兒,另外又多塞了點錢給司機。讓他一定注意著點兒成意的情緒。我一個前男友,能為他做的。也就這么多了。余光先之前說我并不愛成意,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我和成意的感情的話,那就是責任。余光先說。其實你只是在用你認為的光明正大的態度活著,你可能會找一個男人結婚,但是那個人是不是成意。對你來說。沒什么區別。我覺得我有點能認同余光先話里的意思了,如果我愛成意,我估計要撕心裂肺,至少要難過頹廢很久,但是我卻很快對林寧有了好感。送走了成意,我覺得我頓悟了點兒什么,回屋的時候,林寧已經去洗澡了。于是我就坐在客廳里發呆,從我小時候回憶到我打第一份工的時候,從端盤子的小弟到接到人生中第一個項目的時候,從項目經理到出來單干的時候。我接到人生中第一個項目的時候,22歲。那一年,我遇到了成意。那時候我為了談合作,天天愁的飯都吃不下去,當時成意對我說,“你要覺得咱倆合適,我給你洗衣做飯,你就專心去談你的項目,我不會讓你有任何的后顧之憂。”我當時跟成意說,“你以后要是遇到喜歡的人,就直接跟我說,我們和平分手。”于是,我們湊在一起,整整五年。我和成意之間,有沒有愛呢?如果有,他在我跟前,我為啥除了尷尬和難堪一點都不難過呢?如果沒有,那么我們分手后,我為什么會煩躁,氣惱?腦子里亂成一鍋粥。直到林寧帶著絲絲涼氣的手摸上我的額頭,“前腳送走前男友,后腳就得相思病啊?”我抬起頭瞪著眼睛直直的盯著林寧,他長得真的很好看,剛洗過澡,頭發還是濕漉漉的,臉上有一些淡淡的紅暈。甄嬛傳里女主膈應華妃的那首詩是怎么寫的來著?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凈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我覺得看到林寧我就可以斗膽的改一改。牡丹雖言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我憐芙蕖凈少情,最盼芍藥妖無格。我看著林寧傻乎乎的開口夸他,“你長得真好看。”林寧嫌棄的拍了一把我的腦袋,“這是幾個世紀前的搭訕方法,也太老套了吧?來讓我給唐爺演示一下,怎么快速精準的*你眼前的漢子。”說完他的手就往浴袍的帶子上去了,我的眼睛就一直跟著他的手動作,他的手到哪兒,我的眼睛就追到哪兒。但是林寧并沒有解開帶子,而是向前一步,轉了個身就坐到了的懷里,然后扳著我的腦袋,我們倆就嘴對嘴了。干柴烈火我還不忘林寧有傷,最后分開的時候林寧沖著我直樂,“唐爺你可以稱得上是坐懷不亂柳下惠了,我這渾身解數都快使完了。”我朝著林寧翻白眼,“承讓承讓,要不是念在你有傷,你的*很容易就成功了,我自我控制力基本為負數的。”林寧直接就躺沙發上了,把我踹到了沙發角,“你腦子里現在還有成意嗎?”成意,不存在的,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林寧的傷啥時候能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0章:報答你對我的好 ? ? ? 余光先說我最近特別像已婚的家庭婦男,而且是個實實在在的夫管嚴,我覺得我挺喜歡這個稱呼。家中有個田螺姑娘+顏如玉的合體。我不回家抱美嬌男,難不成看著辦公室那一堆充滿戀愛腐臭味的男男女女嗎?我回家的時候林寧已經睡了,說起來他已經兩天沒有等我回家一起吃飯了。我走進臥室的時候。林寧好像做了什么噩夢,嘴里一直說著。“我錯了我錯了。別打我別打我……”我趕緊上前抱起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慰他,“沒事兒啦沒事兒啦。壞人都走了,沒事兒沒事兒,我是唐余樂……”林寧漸漸的睡得安穩了,我的心思卻開始起飛了。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我對林寧在了解還停留在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關于林寧我知道的實在是太少了,也不知道是林寧命中犯煞還是我就是林寧的克星。總之林寧這半個月里,十有八九都是受傷或者發燒。所以我決定。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對林寧的了解一定要上一個臺階。第二天我沒去公司,早早的起來做好了早餐然后去喊林寧起床。林寧的臉色看起來十分不好。我邊給他盛粥邊問他,“昨天被噩夢折騰得沒睡好吧?”林寧剛起床,腦子估計還沒轉過彎兒。他半瞇著眼睛說。“夢到我爹了……”我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成功的時候,林寧的話戛然而止。他突然起身說,“你盛個粥怕是要歷經一個世紀啊。”我訕訕的把粥和剝好的雞蛋放到林寧面前,“吃吧。”林寧喝了一口粥,問我,“唐余樂,你是不是有事兒想問我?”我瞬間石化。我還在這里覺得自己拐彎抹角整得相當心思細膩呢,合著在林寧面前我就是那妖精幻化的人,林寧一句話我就現了原形了。反正林寧也主動開口了,那正好省去我那挖空心思想出來的套話技巧。我說,“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你,畢竟我們都*了……”我還打算往下說的時候,林寧打斷了我的話,他說:“唐余樂,當初你用兩萬塊錢包了我。”我木訥的點點頭,林寧接著說,“但是這半個月,我似乎沒有盡到我的義務。”義務?什么義務?我有點費解的看著林寧,林寧平靜的看著我,臉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緒,“其實你算是一個很好的顧客,不強迫我甚至對我還很好。”林寧說著把眼前的粥和雞蛋往前推了推,站起身,就開始脫衣服。我皺著眉頭看他,林寧玩味的看我,“但是唐爺,咱自始至終,都是這種買賣關系,其他的事情我不問你,你也不用問我。”說完他就拽著我的領口拉我起來,然后嘴唇也貼了過來。我覺得我有點受傷,我想指天誓日的說一句,我并沒有看輕他,我是真的想對他好,但是林寧的這一番話,說得我心肝兒都疼了。我梗著脖子推開林寧,“為什么你從來不說你自己,卻摻和成意和秦正的事情?”林寧被推開以后,之間撫了撫嘴唇,就這么光裸著身子,往臥室的方向走,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下了,背對著我說,“這是報答你對我的好。”報答我對他的好?拆散成意和秦正,讓我和成意重新在一起?這要是換在半個月前,我估計非常樂于接受,但是現在我居然有點排斥,我心里堵著一口氣,“用拆散成意和秦正來報答我?”這時候林寧轉過了身,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說,“唐余樂,你對我的好,我自然要用更加有用的方式報答你,拆散別人的事情我不做,也不屑于做。我告訴你,秦正就是現在,他也還沒離婚。”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