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游景點聯盟

看吐了,床單竟是這么洗白的!記者臥底7天酒店發現驚人秘密

樓主:民生面對面 時間:2021-04-19 06:13:42

戳上面的藍字關注我們哦!


?


記者臥底調查發現,將帶血、帶嘔吐物的床單混在一起洗,加把火堿全變白,這竟然就是一些快捷酒店床品日常的清洗方式。而除了7天、速8、海友、星程、格林豪泰等快捷酒店,火堿洗滌廠名單中甚至還有4星級的遠洋酒店。


3月18日凌晨,南溝村一洗滌廠,工人將床單等塞入洗衣機。



視頻揭秘快捷酒店雪白床單的背后(新京報動新聞出品)


對于注重成本的快捷連鎖酒店來說,鮮有自己的洗衣房來進行床品、毛巾的洗滌,而是將此項業務外包給第三方進行火堿洗滌。除了7天、速8、海友、星程、格林豪泰等快捷酒店,火堿洗滌廠名單中還有4星級的遠洋酒店。


住酒店身上發癢是水土不服?


很多人外出住酒店時,都會覺得皮膚陣陣發癢,以往,人們把原因歸結為水土不服,但實際上,可能是床單被罩沒洗干凈所致。


“酒店床單不干凈,一晚上身上發癢,好不舒服”。年前在一家快捷酒店住宿后,北京的于先生微博吐槽并提醒其他消費者不要入住。


在不少生活服務類APP上,也常有消費者反映酒店衛生問題。“枕頭上有頭發”、“床單上有血漬”、“床單沒有及時更換,被褥不太衛生”、“7天越來越不好了,浴巾黑的不行。”


更嚴重者,消費者住兩晚酒店后患上了皮膚病。據南京媒體2015年報道,在北京工作的劉小姐去南京出差,入住一家快捷連鎖酒店,兩天后,劉小姐感覺皮膚瘙癢被診斷為蕁麻疹。劉小姐懷疑跟酒店的浴巾不干凈有關。


酒店方則以皮膚病發病原復雜為由拒絕向劉小姐支付治療費。


2014年10月,南京市消協曾聯合商務執法部門對南京市10家快捷酒店紡織品進行質量檢測,結果10家當中9家PH值超標。


“酒店的床品是否真的潔凈、衛生,消費者無法用肉眼看出來,所以這塊兒的監管和處罰力度乏力。”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秘書長潘煒介紹,大多數快捷性酒店的洗滌業務都是外包給第三方,其自身很難對洗滌質量進行檢測把關。


酒店嘔吐物、血漬床單混著洗


布草簡單來說就是紡織物。豐臺區長辛店鎮大灰廠村和南溝村的洗滌廠專為快捷酒店、小旅館清洗“布草”。


兩家洗滌廠均位于村中偏僻處,門口無任何標識。


大灰廠村內的洗滌廠門前并無招牌,看上去就是一處農家小院。黑綠色的臟水沿著院墻直排入院外的磚窯坑,連同一旁的垃圾堆,散發著陣陣臭味。


3月20日,7天連鎖酒店(北京鳥巢體育場店)門口,豐臺區大灰廠村的洗滌廠工人將待洗的布草搬運上車。


3月10日下午5點,洗滌廠內熱鬧起來。從酒店收回布草的三輛車開進大院。四五名員工將整包布草從車上扔到廠房地面。


洗滌物品記錄單上顯示,這家洗滌廠的對外名稱為北京朗潔洗滌服務中心。


地面上的布草很快被進行分揀。所謂分揀,就是將床單、被罩、枕套、毛巾簡單分開。


3月17日上午,南溝村的洗滌廠,工人在地上分揀布草。


分揀員周巖(化名)是個老員工。他無需抬頭就能熟練地將床單被罩準確地扔進筐中。


有些床單有明顯的血漬、大片嘔吐物,周巖視而不見,“只要分開就可以了”,他仍舊低頭機械地扔著床單。


位于南溝村的洗滌廠亦是如此。3月16日,新京報記者入職該洗滌廠做小工。


這家洗滌廠規模較小,但已經營十多年,送貨單上的名稱為北京瑞麗雅清洗服務有限公司。


除了院內的鍋爐煙囪,這家洗滌廠與普通住家無異。廠房的角落是員工廚房,運送來待洗的布草就堆在廚房邊下水道箅子上。


3月17日深夜,南溝村的洗滌廠燈火通明。分揀、洗滌、熨燙都擠在一個臟亂的小車間內。


3月17日下午,剛運送來的10余包布草待分揀。“都過來干活,洗完才能下班!”老板娘李清(化名)喊來廠內10幾個員工。


瞬間,10余包布草包裹被攤在地上,有床單被罩直接被仍在下水道旁,沾滿油漬。為加快效率,有員工甚至穿鞋踩在床單上分揀。


加入火堿,多臟的床單都能洗白


洗滌廠的機器24小時運轉,員工每天工作也超過12小時,直至將當天收回的布草洗完為止。洗滌600套布草,一天需用一袋半火堿,將近40公斤。


裝機洗滌可是個力氣活兒。在大灰廠村洗滌廠,這項工作由兩個年輕小伙子來做。


“這一鍋裝了79條被單”,洗滌工張慶(化名)將床單塞得瓷瓷實實。


加進大半袋洗衣粉還不夠,張慶又加入了1000ml片堿(火堿),“不加洗不干凈,不臟的話加二三百毫升就行。”


張慶說,碰到銹漬還要加草酸,污漬嚴重的話還要用到彩漂氯漂,“草酸、氯漂剛好最近用完了,老板還沒補貨,只好多用片堿。”


據工人透露,在大灰廠村洗滌廠,一天的洗滌量為一千余套布草,南溝村的洗滌廠一天洗滌600余套。


新京報記者在廠內的工作主要是折疊烘干好的被單、毛巾,由于火堿具有腐蝕性,三天下來,手指有明顯的燒灼感。


“其實都沒給他們認真洗。”南溝村的洗衣工楊寶路(化名)透露,清洗布草就靠強力洗衣粉、火堿加漂白液。“火堿的特點就是多臟的床單都能洗白了。”


洗滌600套布草,一天需用一袋半火堿,將近40公斤。


大灰廠村洗滌廠,一袋25公斤的火堿堆在洗衣機旁。


洗滌廠也會看酒店臉色干活兒。楊寶路說,有時候,酒店檢查仔細,看著沒洗干凈或床單發黃,會打電話過來詢問。工人們下次洗時就加點中和酸。“中和酸比片堿貴,一般不怎么用。”


按照洗滌流程,用中和酸是洗滌布草必備的程序。在南溝村洗滌廠中和酸被扔在角落很少使用。


據國有洗滌廠專業人士介紹,如果不加中和酸,會有堿殘留,時間一長洗滌物容易發黃,也容易破損。加入火堿堿性太大,顧客用了堿性超標的床品會覺得癢。


據公開資料顯示,火堿又名氫氧化鈉,為一種具有強腐蝕性的強堿。廣泛用于造紙、煉鋁、煉鎢和肥皂制造業。


強堿在網上可隨意買到,咨詢時賣家也不會詢問用途,并稱量大價格從優。而這些化工原料的使用也沒有相關規章進行規范。


洗滌廠業內人士分析,問題床單的背后是洗滌業缺乏監管以及價格戰引發的生存危機。


該人士介紹,一些不規范的洗衣廠為了生存,以很低的價格承接生意,使用低成本的工業火堿,為降低成本少用或不用中和酸,導致布草洗后堿度超標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他說,這些郊區的小廠,一臺機器一小時能洗100公斤布草。1000套布草,按照5元一套計算,可以賺30%至40%的利潤,一個月可賺4.5萬至6萬元。


“洗白”布草送進快捷酒店


通常,凌晨四五點,洗滌廠才會結束一夜的工作,準備將洗好的布草打包裝車。它們大部分被送到了城內的快捷酒店。


在大灰廠村洗滌廠,從裝袋開始,7天酒店的標識就會顯示在封包上。


3月23日,海友酒店豐臺大成路店,洗衣廠工人轉交床上用品。


在印有“毛巾封包、包包放心”字樣的袋子里,浴巾還冒著潮氣。員工們為了求快,往往在布草還沒完全烘干時就進行打包。


對此,解放軍第309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馬慧君表示,潮濕的毛巾容易滋生細菌,可引發蕁麻疹、皰疹等皮膚病。


洗滌物品記錄單上顯示,洗滌廠的客戶有7天連鎖酒店多家分店,分別是總部基地一店、二店、劉家窯、宋家莊、崇文門、望京、京奧順、航天橋、盧溝橋、鳥巢等分店,此外還有速8家酒店崇文門分店、豪庭酒店、北京市衛生局賓館等。


3月13日,早上8點,新京報記者跟隨司機送貨至七天酒店總部基地一店、二店和劉家窯地鐵站店。這三家共有近200套布草。


3月20日早,記者再次跟隨一輛廂式貨車出發,9點半左右,布草送到7天盧溝橋分店。司機和跟車員工將七八包褐色包裹的布草送到二樓走廊,清點結算后又將臟的布草打包帶走。


3個小時后,兩人又到達7天連鎖酒店(北京鳥巢體育場店)送去布草。


位于南溝的洗滌廠客戶中不僅有7天(北京蘋果園地鐵站店)、速8(北京南站店)等酒店。還有格林豪泰(門頭溝店)、海友酒店(北京豐臺大成路店)、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睿士主題連鎖酒店、北京簡時尚賓館、優優客酒店、北京莫麗酒店、中青悅來酒店、畢節麗景商務酒店、西直門酒店、萊爾森賓館,甚至還有4星級的遠洋酒店。


因服務酒店眾多,這家洗滌廠分上下午兩次送貨。


3月23日中午1時許,一輛金杯車滿載洗好的布草從南溝出發,1個小時后到達位于青塔附近的吉祥園賓館以及海友賓館(北京豐臺大成路店),傍晚又到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將這三家送完后,司機又載著臟布草返回。


實驗
毛巾PH值過10,放心使用不可信


“潔凈毛巾,包包放心”,相信不少旅客住進7天酒店都會發現貼在墻上的這條宣傳標語。


為了驗證這些用火堿洗滌的毛巾及床品。4月8日,新京報記者入住7天連鎖酒店(劉家窯地鐵站店),用PH測試筆進行了現場測驗,并全程拍攝記錄。


記者帶了一桶知名品牌蒸餾水和PH測試筆進行測驗。


在量杯中倒入250ml的蒸餾水,PH測試筆上數字顯示為5.48。記者將一袋浴巾拆封,把浴巾的一角浸入蒸餾水中,一分鐘后,PH測試筆上的數字顯示為9.09。


4月8日,7天酒店(劉家窯地鐵站店),浴巾的PH值達9.09。


隨后,新京報記者又重新倒了250ml的蒸餾水,PH測試筆上的數字顯示為5.55,隨后記者將枕套的一角浸入蒸餾水中,將近兩分鐘后,PH測試筆上的數字靜止在8.82。


4月8日在海友酒店(北京豐臺大成路店),記者以同樣的方法進行了測驗。毛巾的PH值達到10.03;枕套的PH值也達到9.90。


4月15日,新京報記者委托北京市紡織品行業權威檢測機構分別對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及7天酒店(劉家窯地鐵站店)的毛巾、浴巾及枕套進行檢測,結果與測試筆接近。


工作人員依據GB/T7573-2009紡織品水萃取液PH值的測定標準進行檢驗。結果顯示,星程酒店(北京西站店)的毛巾,PH值為10.1,枕套PH值為9.8;7天酒店(劉家窯地鐵站店)的浴巾PH值為9.9,枕套PH值為9.6。


實驗分析:按照我國《公用紡織品清洗質量要求》規定,洗滌后紡織品濕態的PH值應在6.5至7.5之間。北京市《旅店業用紡織品標準》規定,洗滌后被套、枕套、床單、毛巾的洗滌pH值達到6.5至7。


湖南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李旺老師表示,人體體液的PH值為7.4,呈弱堿性。當接觸了堿性更大的毛巾、床單時,微小的堿性顆粒殘留在人體皮膚上,經汗液中和,很容易引起過敏,產生灼熱感,發癢、發紅。


協和醫院皮膚科住院醫師向以魁進一步解釋,由于皮膚的PH偏酸性,皮膚屏障有酸堿中和作用。如果布草PH值偏高,長期使用就容易得皮膚病或者使原有的皮膚病加重,誘發瘙癢、濕疹、特應性皮炎等。堿性太強超過皮膚耐受能力還會引起接觸性皮炎。


追問
監管乏力,強制標準缺失


酒店布草存在如此多問題,是否有相應的標準約束?


新京報記者查閱了解到,關于洗滌行業標準,只有一部《洗染業管理辦法》。


而這部《洗染業管理辦法》也并非強制性標準,為商務部、國家工商總局和環保部門聯合頒布的原則性條款,圍繞該辦法的地方法規和標準也很少見。如洗滌廠硬件要求、洗滌劑如何使用等均無國家強制性標準。


除去標準,監管乏力也是洗滌業務面臨的問題。洗滌業圍繞市場監管、衛生、環境等各個方面。工商、質監、衛生、環保等多部門都有涉及。


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秘書長潘煒介紹,目前,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有700多家會員,公用紡織品有100多家。北京市有90多家會員單位,公用紡織品企業有20多家。


潘煒說,目前北京有全國最先進的洗滌廠,正嘗試洗衣租賃服務,布草屬于洗滌廠,酒店只有使用權。由于投入過大,與小廠相比無價格優勢,但仍處于發展階段。


潘煒建議,政府相關部門可以在制度政策上進行傾斜、對資金投入進行鼓勵,引導市場對洗滌廠進行整合,使這種經營模式擴大,提高服務水平。

心系百姓冷與暖 情注民生面對面

新聞熱線8373707 18863001118

QQ127603814

播出時間

首播 新聞綜合頻道 1820--1900

? ? ? ? ? 重播 公共服務頻道 2100--21:40

? ? ? ? ? ? ? ? ? ?次日 公共服務頻道 0630--07:10

? ? ? ? ? ? ? ? ? ? ? ? ? ?公共服務頻道 1200--12:40

微信號:民生面對面

英文ID:msmdmwx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